DZAPP2017演示站

开启左侧

回忆我惊人的生产经历-协和剖腹产

  [复制链接]
查看 : 10634 | 回复 : 50
蝶翩恋舞 发表于 2011-5-17 19: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从2008年12月18日去北新妇产检,本来以为很平常的孕检,却变成了我这一生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天,今天医生判定了我住院的经历开始了。
    早上和同事一起出发,她要去做唐筛,所以和我一路,我的血尿常规的检查单都是前一次开出来交完费的,我只要先挂号,随便挂到哪里,然后把检查做了,再去找医生看就可以了,当时还在想,下一次就该测骨盆了,恐怕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没想到,这次也是那么的不顺利。。。
    单子一起递了进去,先扎指血,我也终于体会到了北新妇扎指血的那种屠夫式手段,真纳闷,医学技术都这么发达了还用那么普通的工具虐待广大的瘦西湖准妈妈们。
说到扎指血,再啰嗦一句,从血小板减少以来,我几乎每隔10天就验一次血常规,都是扎指血,但是没有一次是那么疼的。 摁着我那疼痛的手指拿了尿杯去接尿,当时北新妇的卫生间在装修,只有地下急诊的卫生间可以用,当然,说这些都是废话,关键是,我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我的血常规结果,正在考虑要不要去问问的时候听到了化验室那叫我的名字,我赶忙过去,大夫问我血小板以前有什么情况,我说上次好像是也很少,我想知道这次的值,医生无奈的跟我说这次只有7,我晕,正常值是100-300啊。那个医生脾气很好,出门问我有没有去别的医院检查过,我说有,把协和和人民医院的检查单都递给了他,他问是用什么方法测的,我哪里知道,所以只能有去二楼抽静脉血的地方抽了一管静脉血复查,检查结果最终判定为7。当时,尿常规的结果也出来了,我看不太懂,不过隐约的记得好像尿常规的蛋白项里面不应该有数据,只要出现数字就不是啥好事,当时上面写的是3+,我想,完了,待会儿看医生医生不一定得咋说呢,指定又得吓一跳。
由于挂号挂到了下午,不过是比较靠前的位置,很顺利的分完诊,交完那九块一毛钱,回去测体重量血压,血压这儿又卡住了,量了一次,那个胖胖的护士说,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放松。我一听就知道有问题了,于是又测一遍,护士把结果填在了大白本上,我看见了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了150/90,我晕,高血压了,这点我还是懂的。   
   只能踏实的回到诊室等着医生看,医生是记得我的,看了我的检查结果医生就愣住了,自言自语说怎么会下降这么快呢?接着有看看我问我有什么不舒服,我回答说一直没有,接着她给我听了胎心,说胎心还挺好的,但是以我现在的这种情况就要住院了,我听了以后脑袋嗡了一下,傻傻的问了一句,不能不住吗?医生换了一种很强硬的态度对我郑重的说:你现在血小板少、高血压、尿蛋白,这三种情况任凭哪一种我都可以把你留下!!!我无语了,只能拿了那么一个传说中的入院时那么多JM都渴望得到的小白条,上面写着:急诊收入院
  说实话,我对住院是多么的恐惧,出去后给老公打电话,告知今天所有的经历,老公说让我等着,他让我现在医院待着,他回家拿钱马上过来,我说我不想,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就让我住院,我得国家,我必须回家,当时脑子里真的就想只想回家好好的静一静让我仔细的想一下怎么会这样,隐隐的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回家后打电话给了妈妈,妈妈听说一个劲儿的怪我怎么没有住院,这种情况确实很危险了,我听了后哭了,妈妈又开始心疼,说明天就会坐火车来,让我在医院等她,我说不,我得等他们来了一起去,用妈妈的话说我是无知者无畏,不知道这些病情的严重性。
    转过天来等爸妈都到了,不知道爸爸也会来,真是感动,爸妈一看见我那种难过的表情就浮现在脸上了,现在看看当时的照片也确实是恐惧,怎么能那么无知的认为那时胖了呢,那时浮肿啊。和爸妈一起商量了明天一定要去医院的问题,也把住院需要带的东西都统统的整理了一番,那时,对于那个家好像有点告别的味道,很悲伤。也确实,这一别就半个月。
到了北新妇住院已经是12月20号,上午拿着入院单去了急诊,急诊的医生就开始看我的病例,看了后问了一句,怎么现在才来?。。。我无语,我说家比较远,回家拿东西了,接着医生就开始开入院单,让老公去办手续,给我量血压、听胎心,之后给我安排了一张床,躺在上面就开始了我住院生涯,不记得当时抽了几管血,印象中是5管,然后又开始打针,屁股针,好像是地塞米松,一种促进胎儿肺成熟的,当时估计就有要给我提前手术的意思了,只是当时我还不知道。然后就是打点滴。不过没在急诊待多久,就被转入病房了,第一次享受轮椅的待遇,明明我自己可以走路的,非要用轮椅推着我。。。
   北新妇的病房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粉色系,很温馨(以欣赏的角度来讲,住里面就没感觉了),每个床位有隔断的粉色纱帘。这样才算真正的入院了,里面5张床,只有一个是待产的,其他的都是保胎的,都很热情,跟我们介绍一系列的事情,几点打饭,作息时间之类的,还互相了解病情,真是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每个人都很不容易。
    给我打的点滴是硫酸镁,针对高血压的,好痛苦,每分钟12滴,20滴是一毫升,总共60毫升硫酸镁加250毫升葡萄糖,足足挂了9个多小时,最痛苦的是给我手上扎了一个留置针,那种带套管的,害得我动都不敢动一下,这针一带也在我手背上留了一周的时间。
    办好了一切的手续已经到了中午,家人在我床边守着我,又不时的有护士过来送药,有医生过来写病例之类的,搞得好紧张,也确实是好紧张,老公出去给我买了好多水果,医生交代我不许下床,因为怕我有出血的危险,这样就安稳的待着吧,由于我尿里面有蛋白,所以还叮嘱我留24小时的尿液,记出入量,也就是每天什么时候吃的什么东西,有多少,喝了多少水,又是什么时间尿了多少,都要好好记清楚,每隔一段时间会有护士来收记录条,所有的尿液也都留在一个桶里面,到了24小时医生拿去化验看看体内流失多少蛋白,好恐怖。
   到了晚上,护士又来推我去做了一个B超,之后就可以好好待着睡觉了,说是可以有一个人陪床,不过我没用,让爸妈和老公全部回家,我自己待着,晚上我自己行动挺方便的,不想让家人都那么累,第二天再过来就可以。
   这说话间又到了第二天,第二天对我来说又是一个转折,大的转折。时间还很早,大概也就5、6点钟的样子就被护士给弄醒了,听胎心,量血压,抽血,测体温、发药等等的一系列事情,打了饭,吃了,就等着爸妈他们过来,没想到没等到爸妈他们过来就等来了医生,一个男大夫,他对我说的一句话,促使我们转了院,他说:你这种情况,在协和看过病,也在人民医院看过,最后,你选择了一个最不能救你命的医院住了进来。。。要说生孩子的话,我们医院当仁不让,不过这种合并症,我们不敢保证。听他说完,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
   


影の疾风

发表于 2011-5-17 19: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家人都来了我转达了医生的话,他们听了后也开始害怕了,我妈妈就开始说,我说一开始就去协和吧,现在还得转,爸爸又开始说,转的话那边还不一定能接收呢,老公直接去找了医生,询问详细的事情,好像就是因为我,病房的一个主任过来了,跟我们说她真是建议我们转院,毕竟他们不是综合医院,然后给我们联系了急救车,说让急救车送过去,直接去急诊的话入院没有问题。
    于是,又开始了转战协和,对于协和并不陌生,毕竟在那里看过两次,只是对于产科,还是陌生的,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协和,但是由于了解到协和的产科很难挂,才改了主意,没想到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溜够还是回来了这里。
    进了急诊,我一直在板车上躺着,急诊很忙,在诊室里面竟然有个生孩子,真是开了眼了。只能等,人家比咱急。等到医生出来询问病情写病例,老一套,我简直把我的病例都背下来了,于是又开始折腾,我躺在床上被人推来推去,一会儿量血压,一会儿抽血,听胎心,还做心电图,眼科会诊,最后,医生告诉我们,床位的话是有的,不过不是病房,是急诊的留观区。所谓留观区,简直是个大车店,什么病情的都有,不过能住进来已经不错,不能在渴望别的,只能想,保胎,保胎,一定要让我们家相相多多在肚子里面住些时间。
医生又好紧张,我倒是习惯了这种紧张的气氛,接着给我挂吊瓶,一瓶又一瓶的,我都不用去诊室了,医生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我一次,嘱咐我不许下床,只许吃流食,不许刷牙,然后说我的血小板是在是太低了,让我们输血小板,接着又是验血,回忆起住院的这些日期不知道被医院抽了多少血,我觉得,至少都可以去献一次血了。医生也具体的给我们讲解了病情,说,现在的话因为我是妊高症合并血小板减少症,用他们的医学术语好像是ITP,所以很危险,现在只能给我打针,也就是打那种地塞米松,促进胎儿肺成熟,然后把血小板输上去,以防万一,因为我随时有手术的危险。
    到了晚上,血小板才从血库调过来,两个单位,输上就到了天亮,晚上爸妈和老公都没有回家,我劝过让他们回去,这次却谁也不听我的,都要在那里陪着。租了两张床,轮换着休息,有个人一直在我的床边守着,因为我的吊瓶一直就没有拔掉,不知道是什么液体一直在源源不断的往我的体内灌输着。我一直很听话的在床上躺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感觉浑身就开始绵软了一样,没有了力气。这才刚躺了两天啊。
    重大的转折发生在中午,午饭老公出去给我买回来的,在协和旁边的日昌餐厅,买了鸡翅和鸡蛋羹,吃上的时候已经2点了,医生过来查房,跟我讲吃完了以后去找她,量个血压听个胎心,我答应了,没想到,这次进了诊室就没再回那个大车店。。。
   


小小鱼儿

发表于 2011-5-17 19: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么?
   


我们的约定

发表于 2011-5-17 19: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公扶着我先去服务台那儿量了血压,倒是还不错130/80,护士给写了个条,拿着那个条去了急诊的产科门诊,我以为是听胎心,却没想到是做胎心监护,绑上那带子,躺床上,听不大会儿就发现医生的神情不对,盯着那单子看个不停,她让我左侧卧,吸氧,又过了不大会儿,说,情况不太好,胎儿宫内窘迫,有点缺氧。我听了吓坏了,我问,那怎么办,医生说先观察,不行的话下午就要手术了,我当时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妈妈过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诊室里面多了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男的,穿着手术室的衣服,拿着我的胎心监护单子郑重的说:就现在这种情况,1-2个小时之内让孩子出来是最安全的。因为宫内环境已经很不好,还不如在温箱里。我听了很伤心,唯一的念头就是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让我们考虑,之后又给我们介绍手术的危险,因为我的血小板输血后才上升到74,还不到他们手术80以上的标准,再有就是我2点才吃完饭,跟他们的禁食要求也冲突了,危险性确实很大。我们的念头犹豫在做不做手术之间。。。。
上午说到医生给我们交代病情,我们之所以都在犹豫做不做手术一是考虑到孩子确实还是太小,医生估重1800-2200克,33W+2D,这个时间对于相相来讲还太脆弱;二是医生明确的跟我们讲,我的血小板数量不够他们做手术的底线,术中怕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当然哪怕真的有意外,他们也会有应急措施;三是,医生又给我约了两个单位的血小板以防万一,但是,我下午4点左右手术,血库那边说血小板至少要晚上8点以后才能到,这段期间,没有保证。。。
   医生一直守在我的旁边看胎心监护的单子,现在忘记他们说的那个术语是什么,反正就是胎儿宫内窘迫、缺氧的意思,意思说越早手术越好,我一直保持着左侧卧的姿势,听医生源源不断的讨论我的病情和我的家人介绍病情,站在我旁边的父母和我最爱的老公已经开始泪流满面,我真想安慰他们几句,但是却说不出话来,我只能表现得很坚强,因为我都没有办法劝说自己。
   终于做了最后的决定,要手术了,手术定在了下午4点,医生开了许多的单子又让老公去办手续,老公出去了,不一会儿又返了回来,医生问都已经办完了吗?手术室一会儿就过来接人了。我老公呆呆的说:没有,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不知道我老公和医生出去说了些什么,我只是傻傻的待着,一会儿有护士来给我抽血,有要化验什么东西之类的,还有人过来备皮插尿管。自己象个没有直觉的木乃伊一般。
    手续全部办完,开始了术前的那些通知书的签字仪式,老公先签,之后拿给我,我当时怎么签上的我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出院后复印病例我看见自己签的名字竟然连比划都可以弯曲了,简直不像样子。手术床也来了。。。
   


调调调

发表于 2011-5-17 19: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么长,先顶后看
   


粉妮

发表于 2011-5-17 19: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手术室接病人的大夫怎么可以那么严肃,害得我还没进手术室就已经开始担心有去无回,真的,当时这个念头真的存在过,我不知道自己这次的手术旅程会怎样。从急诊的床上转移到手术室的移动板车上,被她们一层层的包裹起来,只剩了脑袋露在外面,妈妈抱着我脱下来的衣服,爸爸紧紧的跟着,而老公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就被这样推走去二楼的手术室,医生说了句,家属走楼梯吧,我们走手术专用楼梯家属不能进的,等我从电梯里被推出来他们已经在手术室门口等着了,不知道他们怎么可以那么快的速度。
    进手术室之前,本想跟他们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的用眼睛看着他们,想记清楚他们的样子,手术的过程中回忆。。。手术室的结构好复杂,我被左拐右拐的推来推去,终于进了真正的手术室,病例被她们拿了过去,我也被转移到了真正的手术床上,抱着个大肚子,转移身体真的很困难。挪到那个床上以后,因为我的左手有点滴,想要再找一个血管已经不容易了,我又很害怕别人动我带针的手,怕跑针,哪怕她们告诉我那是软针,不会跑针。于是又一个吊瓶扎在了我的右手,接着就是测血压的东西绑在了胳膊上,测心率的指套套在了手指上。
    这时麻醉师出现了,现在我对麻醉师的印象还很深,说话声音很好听,脾气也特别随和的那么一个人,她给我做麻醉之前用很温柔的声音询问病情,然后告诉我右侧卧,双手抱膝盖,拱起身子,把脊椎露出来,之前做过阑尾炎的手术,也做过骨髓穿刺,这个动作我知道,但是现在碍于有这么一个大规模的肚子,做这个动作还是很困难,手术室那个无影灯还没有开,感觉浑身冷冷的,不住的打哆嗦,搞得麻醉师不住的稳我的情绪,我说我不是紧张,是有些冷,麻醉师都乐了。好不容易才完成了麻醉的程序,开始实验麻醉的药效,用一个大头针试验我针尖针背的感觉,等到我下半身完全没有疼痛感的时候,我的面前落下了一个支架,上面挡上了帘子,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接下来我的命运了。
顶棚上的无影灯开了,手术正式开始了,和以前的阑尾炎手术一样,有感觉但是没有疼痛,只能听见手术器械叮叮当当的响声,麻醉师一直站在我头顶上方的位置,不时的询问我的感觉,我向右转头,看着心电监护仪上面的数据问,我现在血压和心率是不是正常的,麻醉师说很好啊,这个是血压、这个是心率、这个是呼吸,我就眼睛都不眨的开始盯着屏幕看,看这些证明我依旧有生命迹象的数据,麻醉师问我要不要吸氧,我点了点头,麻醉师笑了,说有吸氧的要求的人是好样的。我要坚强,现在要依靠所有对我有利的条件,把氧气罩带上头还是依旧转过去看心电监护仪。就是这时,自己感觉开始不好,胸闷,气短,还有些想呕吐的感觉,我怕极了急忙的摇晃我的头,想要说话,麻醉师把我的氧气罩拿开一点点问怎么了,我说恶心想吐,还憋得慌,麻醉师告诉我这是麻醉后的正常现象,还问我吐得出来吗?给我拿桶。我说吐不出来,麻醉师又表扬我了,说我坚强,有好些坚持不住吐在手术床上的。不知道又往我的点滴里面加了些什么药,感觉就慢慢的好转了,当时我真的以为要挺不住了。
    2008年12月22日16时43分,我听到手术室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出孩子了,麻醉师说出了上面的时间,我记住了,这是我们家相相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永远值得怀念的时间。看着她被抱到我右侧的整理台上,那么的瘦小,但是我当时关心的不是这个,我急忙问麻醉师,我怎么没有听到她哭???麻醉师说医生需要把她口腔和气管里的羊水都吸出来才可以,我就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终于听到了她弱弱的哭声,也就那么两声,不知道是怎么了,看着那个从我身体里被拿出的宝宝,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我知道我落泪了,那么瘦小、那么脆弱的一个小生命,以后就需要我来照顾,那是我生命的延续。
   


贝小姐

发表于 2011-5-17 19: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相只抱给我看了一眼就被转入儿科了,她还太小,需要住进儿科的保温箱里面,后来听老公描述,儿科的接宝宝的保温箱在我手术的同事也已经在手术室等待了,一个带透明箱子的推车,里面有好些管子,还有一个大氧气瓶。。。接宝宝的速度之快是我没有想到的,但是,我知道那是在抢救我的宝宝的生命,其他姐妹们形容的什么让看屁股是男孩女孩,还有什么身高体重之类的都没有交代,还是我自己问的。。。想想都汗颜。
接着我就听见好像有往外吸羊水的声音,不知道过了过久才开始缝合,缝合的过程是痛苦的,感觉肚皮的肌肉被撕扯着,紧绷着,几点完成的手术不知道,医生整理好一切让我自己用力转移到推车上面,说最好是自己用力,她们协助,被推出手术室,爸妈在外面等着,没有看见老公,我没有力气去问,我被转到了八楼的病房,病房是不允许家属探视的,爸妈只能在门口那儿待着询问我的感觉,我说没事,不用担心了,手术挺顺利的,老公去了哪里?妈妈告诉我去儿科给相相去办手续了,我这才放了心。
    由于病房不允许家属探视和陪床,晚上他们就都回去了,只能用手机和他们联系,老公说他都没有看清楚相相的样子,护士把相相转移到儿科的速度超快,只能飞奔的跟着。具体的情况医生也介绍了,说不要担心,孩子住进儿科会很安全,儿科也是完全不让探视的,所以,我和相相一分别就13天。
出手术室的时候医生给我打了绷带,好像是收腹的意思,转到病房后又给压上了一个沙袋,并且让平躺,不能枕枕头,得6个小时后去掉沙袋后才可以枕,同病房的算上我有4个人,和我一样下午做完手术的有一个,还有两个是预约了明天的手术,两个人是疼得睡不着,两个是兴奋的睡不着,于是也就将近一夜无眠。
    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约的血小板来了,有两袋,我在病房里听着外面值班的医生讨论,只给我输一袋,退一袋,医生还纳闷了,说怎么现在才到,我也暗暗的想,是啊,怎么现在才到,根本用不到了。。。不过还是给我输上了,一晚上,我自己数着,足足给我挂了有12瓶液体。说实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疼痛感不太敏感,一直没有感觉到很痛,不时的有医生过来给压肚子,6个小时后撤了沙袋,枕上了枕头,自己就开始迷迷糊糊的,是太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由于八层是母婴同室的病房,我只能羡慕的看着生完了的JMS和她们亲爱的宝贝儿们一起欢声笑语,我却只能躺在床上想着我儿科里面的相相。术后第二天,我被转到了7层,终于可以和爸爸妈妈还有老公一起了。
    爸爸妈妈和老公担心我,我却在担心着我的相相,我问了老公相相的情况,老公说还好,医生给我们介绍了病情,说没大事,不过因为相相出生时太小,需要在儿科住一个月的时间,不能探视,所以现在只能打电话或者直接去儿科去询问病情,现在一切稳定,把电话留给了医生,随时联系。住院期间,我只能通过老公和妈妈每天去儿科给相相送奶能了解到相相的一些情况来安慰自己的心。
    我在产科的病房住了8天,直到12月30号出院。相相1月3号出院,也是相相出院后,看了出院医嘱和病例我才了解当时相相的情况有多么的严重,老公都没有告诉我,事后老公才告诉我当时医生跟他介绍孩子的病情的时候他都泣不成声,搞得医生得安慰着他等他平静了才说,病情足足介绍了半个小时。。。
    现在相相回医院复查了两次,身体状况一切良好,正在健康的成长,我的身体状况也完全复原。
    最后,谢谢看文的各位亲们,也谢谢各位给予我们的祝福。
   


丑女

发表于 2011-5-17 19: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产经,是先前写好了的,写的有些沉重,但是却是事实。现在,一切都好了,所有的事情都向着美好的事情发展
   


天使别哭

发表于 2011-5-17 19: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哪,真是惊心动魄啊!
   


我行我速

发表于 2011-5-17 19: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